燕归梁最新章节,凌浅月,凌夫人小说免费阅读

小说:燕归梁

小说:现代言情

作者:凌浅月

简介:吞军饷,霸良田,养死士,图谋反!谁也没想到满门忠烈的卫国公府居然会出卫清绝这么个女败类!她死的那天,未婚夫婿三皇子容淮被封嘉荣王,天下太平,同仇敌忾!连三岁孩童都扯着嗓子喊:卫清绝死的好啊!卫清绝死的妙啊!通敌叛国,被屠满门,尤不解国人之恨啊!然而,三年后,卫清绝又回来了,借尸还…

角色:凌浅月,凌夫人

燕归梁

《燕归梁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一章 借尸还魂的叛侯卫清绝

大梁国,丞相府,满月阁。

“小姐,用饭了。”

卫清绝从一片迷梦中醒来,只觉得全身痛的要命,像是在床上躺了很多年,从未活动过筋骨一般。

映入眼帘的不是卫家闺房,也不是青云城卫将大营,而是个满是蜘蛛网矮小的房屋,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潮湿霉味。

一个面黄肌瘦的小丫头怯生生地端着一碗白米饭瞅着她,眼神里满是关切。

“阿魏?”

“小姐?!”

“噼啪!”

卫清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叫出面前丫鬟的名字,然而还没等到她反应过来,阿魏突然激动地喊了一句,手上一个不稳将饭碗砸翻在地。

“小姐会说话了?小姐居然会说话了?!”

阿魏眼圈通红扑通一声跪在卫清绝面前,声音哽咽无比,”小姐生了重病高烧不退,奴婢求了好几次,凌夫人都不给小姐请大夫,老天有眼心疼小姐孤苦,竟然让小姐开口说话了!小姐,奴婢好开心啊!”

一些片段涌入脑海,卫清绝终于理清了现实。

她如今不叫卫清绝,而是丞相府凌家的一位哑巴小姐凌浅月。

凌浅月是丞相府幼女,二姨娘所生,身份庶女,哑巴光环加持,境遇是一等一的差。

因为受了冷高烧不退死去,她卫清绝占了凌浅月的身重生了!

“本王就是恨你目中无人眼高于顶的样子!”

“本王是圣上亲子,你一介布衣,为什么所有的荣耀都是你的?!”

“卫清绝,你真以为本王喜欢你么?本王喜欢的不过是你卫家门楣!”

“青云城有一个嘉荣王就可以了,你这个青云侯,必!死!无!疑!”

一字字像尖刀,刺在卫清绝心间,刺的她鲜血淋漓。

坐在帅位上那人一身青白,清俊且远,目似星辰,却长了一颗狠毒心。

一杯鸩酒要了她的命,同时更让她擦亮双眼。

前世真情付诸流水,卫家上下被屠满门!

她不甘心!绝不甘心!

容淮,我剜心待你,你却亲手推我入地狱!

今朝重生,咱们,有仇的报仇,有冤的报冤!

青云侯卫清绝给过你的所有一切,我会用凌浅月的手一点点亲自拿回来!

“小姐,你眼睛怎么红了?是不舒服么?”

阿魏担忧地看着凌浅月通红的双眼,她从未在凌浅月脸上看到那种冷漠决绝的表情。

她觉得心底发毛,仿佛面前的小姐根本就不是小姐,而是被什么人借尸还魂……

“阿魏!你又偷懒!赶紧去厨房帮忙!”

正疑惑间,满月阁来了个不速之客。

凌浅月抬头看到凌夫人身边的丫鬟听禅一脸怒火推门而入,而阿魏看到听禅之后,突然梗了脖子,满脸都是恐惧,”我给小姐送午膳,这就去了。”

“哼,一个庶女,还是哑巴,这种府里吃白饭的小姐,亏你还把她当作主子。”

听禅挖苦一声,走到凌浅月面前捏着对方下巴,左右摆弄着瞧了一遍,娇笑道:”三小姐,您就这身皮囊好些,身份什么的,都上不了台面,比我们这些下人还不如呢!”

凌浅月任听禅摆弄,等对方话音落下之后,缓缓抬头。

那是一双染了恨意和阴狠的眸子,带着微红的血丝和明显的威胁,”识相的话放手,不然,我不能保证下一刻会对你做出什么。”

前世旧恨还未理清,她没心思同一个恶仆多做周折。

“你!你会说话了?”

听禅脸色古怪地盯着凌浅月,诧异于凌浅月的反抗,更震撼于一个哑巴居然开口说话!

凌浅月冷冷地瞧着她,”我不仅会说话,还会杀人!”

听禅觉得后背一阵阴冷,看到凌浅月森然的眼神之后,觉得不对劲下意识地抽手后退。

怎么高烧一场,人也变得厉害了?

不过听禅一向欺负凌浅月主仆惯了,不会随便就罢手,嘴上还是得占点便宜。

“哈哈,哑巴庶女三小姐要教训下人了么?三……啊!”

凌浅月伸手飞快抓住听禅右手手腕,转了半圈用力一折,跟着一声骨脆声响,听禅疼的脸上沁出豆大的汗珠!嘲笑的话骤然吞咽回口中!

凌浅月下床站起身来,右手握着听禅手腕推着对方往前走了两步,走到阿魏跟前。

“我是夫人身边人,三小姐如此出手,夫人不会坐视不理的!”

听禅眼瞅着打不过她,居然用凌夫人做挡箭牌,纸老虎不过如此。

凌浅月突然笑了,接着松开听禅手腕。

听禅窃喜,心想什么三小姐,到头来还不是怕夫人。

谁知道……

头上束发的簪子被凌浅月轻轻巧巧地挥手抄在手中,她把玩了一番淡笑着往前,将簪子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入听禅心口!

空气中一片死寂……

“再深一寸,你可就要死了哦……”

听禅不可思议地低头看着伤口,鲜血染红了衣衫,腥红腥甜,带着让人痛不欲生的眩晕感。

“小姐!”

阿魏吓得捂着嘴巴,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会有这种变故。

凌浅月盯着听禅惨白的脸,看着对方的嚣张气焰消失眼神里换上恐惧,慢悠悠道:”你猜,你死的时候还能不能再见到你口口声声说着的夫人?”

“三小姐是我错了,是我错了啊!再也不提了,求小姐饶听禅一命,听禅再也不来满月阁找麻烦,求三小姐饶命。”

“还有呢?”

听禅脸色惨白,”奴婢也不再找阿魏的麻烦。”

凌浅月握着簪子,上上下下打量了听禅一眼,一脚踏在听禅膝盖,后者”扑通!”一声跪倒在地,连带着簪子拔了出来,溅了听禅一脸血。

“滚吧。”

“谢……三小姐不杀之恩……谢……”

听禅捂着胸口,血从指缝流出来,染红了凌浅月的眼,她望着听禅狼狈逃走的背影,转身看着阿魏,将手里的簪子扔在地上,几声带着寒凉的清脆砸在阿魏心口。

“阿魏,今年是大梁多少年?”

“回小姐,大梁国二百一十三年。”阿魏忐忑回答。

“很好。”

大梁国二百一十三年,是戍守东边青云城的卫家第四代青云侯卫清绝死后第三年。

重生一场,她都死了三年。

想到这,凌浅月下意识地攥了攥手指。

刚才不过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丫头听禅,她都觉得费心费力,后背还出了一层薄汗,想要清算三年前卫氏一门满门皆丧的仇,任重道远。

凌浅月忍不住蹙眉……

就当阿魏以为她自己是不是说错话惹小姐生气小命不保的时候,凌浅月突然朝她笑了笑,”小姐大病一场,醒过来之后顿悟了人生,阿魏,你不会怕我吧?”

阿魏楞了楞,想到那些年和凌浅月相依为命的日子,眼眶噙了泪,”怎么会怕?奴婢从小就跟小姐了。小姐想开了是好事,只是刚才伤了听禅,夫人不会轻易放过小姐,如果夫人问起来,阿魏会替小姐顶罪的!”

凌浅月摇头,”倒是用不着你顶罪,小姐只需要你拿样东西。”

阿魏抬头迷糊问道:”什么?”

“火折子,丞相府幼女病弱,是时候需要一把火来驱除邪祟。”

阿魏睁大了双眼,”可是小姐,今天是四侯入京都的日子啊!”

初春,驻守大梁国四方的四位侯爷入京,陛下严禁京都起火,说是四侯权势太重,若是京都起火,对帝王家不吉利。

小姐到底在想什么?

火势一起,谅谁追究起来,她们主仆二人都是杀头的重罪。

凌浅月淡淡地笑了笑,”放心,不会出什么大事。”

……

半个时辰之后,凌浅月的闺房起了火。

火势甚大,没一会儿就把相邻的厨房烧了……

一时间呼救声,救火声齐放,人声嘈杂,没人注意一主一仆趁乱离开丞相府。

卫家于皇室有大恩,就算她这个青云侯被人冤告叛国杀死了,卫家祖先的军功也会保住卫家安息之地。

果然,等凌浅月带着阿魏来到卫家墓地,守灵的战马还在。

父亲和叔伯的墓在最里面,在父亲的墓旁,有个比地面略高半指的平地,没有墓碑,扔着一把锈掉的三尺长剑。

是她的……

凌浅月蹲下身子捡起曾斩落敌人头颅的宝剑,回身望着卫家列祖列宗,还有不远处埋葬卫家惨死仆役的墓葬坑,双眼血红。

“小姐,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啊?”

阿魏只觉得瘆得慌,虽然是大白天,可气氛特别诡异。

凌浅月早想好了理由搪塞过去,刚要解释,半晌脸色微变捂住阿魏的口,压低了声音,”别说话,有人来了。”
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燕归梁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凌浅月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freealter.org/4138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