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妍华,慕容临小说《妙手芳华:独宠逍遥医妃》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妙手芳华:独宠逍遥医妃

小说:其他小说

作者:天香芳华

简介:意外的重生,意外的一世
也许是上天给了她一个重新报仇的机会!
上一世,她为了家族利益被迫嫁给最不受宠的三皇子慕容临,助他夺嫡,最终却被其休弃而死,幼子也为她陪葬
原来,她所求所爱都是欺骗!
这一世,我柳妍华不会再瞎一次,我会把上一世欠我的都讨回来!
她为了不再让前世的悲剧重演,她必须医治好自己的亲娘
“姑娘,就你采摘的那药草能救人?我这有上好的药材,可以卖你一些!姑娘拿什么来换?”
“我可以写欠条!”柳妍华说道
“以身相许可好?”

角色:柳妍华,慕容临

妙手芳华:独宠逍遥医妃

《妙手芳华:独宠逍遥医妃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一章 意外重生

  入冬,大雪,京都长安城没有了昔日的比肩接踵,千门万户捣衣声。

  在长安城西南部的一座皇家园林,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抱着一个早已冻僵的婴孩跪在府门前,不知已跪了多久。

  薄雪覆盖在她身上,让她看起来像是一座雕塑。

  只是那如同蓬草般凌乱的发,脏兮兮的破洞衣衫,却让王府门前的侍卫都对她嗤之以鼻,露出不耐烦的神情:“叫花子,三殿下说了今个儿不见客,你就是跪到死,也进不得这皇家园林,殿下也不可能出来见你。”

  女子在风雪之中瑟缩着,“不,殿下会见我的,我不是什么叫花子,我是他的妻……是他的妻……我有他的孩子!”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几个守门侍卫听了此话都不由得捧腹,握紧了腰间璀璨的青蓝色宝剑,俯视着卑微入尘埃的她,毫不留情地讥讽道:“妻?青天白日的,开什么玩笑,堂堂三殿下,怎么会有这样的妻!”

  另一人笑道,“就是啊,三殿下已迎娶云岭才女柳大小姐为正妃,你又是哪里来的乞丐,怕是给三殿下和三皇妃提鞋都不配!”

  又有人道,“三殿下可是圣上面前的红人,如今圣上膝下子嗣单薄,听说三殿下不日之后便要入主东宫,册封太子了!就你这等货色,居然异想天开,赶紧抱着你那孩子,哪远滚哪去!”

  迎娶她的长姐,柳大小姐为正妃?

  不日之后便要入主东宫,册封太子?

  那她呢,她和她的孩子初儿,是不是从未入过他的眼?

  十二年前,她年方十五岁,嫡母宁氏的一声令下,她这个家中备受欺凌的小小庶女便嫁给了那时最不得圣宠的三皇子,慕容临。

  她用了整整十二年,一个女儿一生中最美好的韶华,倾注在他身上,甚至不在乎自己没有名分,助他夺嫡,成为圣上面前的第一人。

  如今她诞下幼儿,却被生生休弃,赶打出宫,拖着孱弱的病体在雪日京城无家可归,直到初儿被冻饿而死,他都不曾出来一步,不曾看过她一眼。

  这十二年,竟是黄粱一梦么?

  望着那紧闭的朱门,想着那曾经的花前月下甜言蜜语,柳妍华忽而仰天长笑三声,抱紧怀中早已僵硬的初儿,朝门前的玉阶骤然撞去!

  初儿,娘亲瞎了眼,误将豺狼当良配,苦苦辅佐十二年,却最终连你一个孩子都无法保全!

  来世,宁为寒门妻,永不入皇家后宫半步!

  鲜血淋漓下,那个曾经被他慕容临誉为“双眸如点星,一笑倾云岭”的女子,死未瞑目。

  王府内,书案后的男子执笔落书龙飞凤舞,一旁温雅的女子红袖素手轻研墨,正是一幅相敬如宾的恩爱图景。

  “王爷,柳四小姐适才府前撞阶,殁了。”一戎装侍卫入内禀报。

  慕容临手中的笔骤然一顿,一把抓住了研墨女子的手。女子却巧笑嫣兮:“殿下,熙和在呢,写奏折要紧。”

  慕容临抬眸看着她明媚如画的容颜,眼前却不由自主浮起那一日入辅国公府,桃花灼灼下柳家四小姐柳妍华的无邪一笑。

  “轰隆隆——”

  雕花木窗外又是一道惊雷划过阴沉的天空,大雨将至,辅国公府内此时却是另一番风雨。

  “哟,秦姨娘,这四小姐昏睡到现在了,可真够懒的。”一个年过半百的妇人身着深青色绣裙,嗑着瓜子说道,“这会儿子可是要去给夫人请安的,要是我欣嬷嬷,早就过去一个巴掌打醒了!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衣饰素雅的秦姨娘坐在自家女儿床前,不怒自威,一双凤眸凌厉的望向瘫坐在椅子上嗑瓜子的欣嬷嬷。

  欣嬷嬷不屑的吐出几片瓜子壳,讥讽道:“看什么看?想吃了我啊?四小姐她不去给夫人请安,这就是不孝!再拖下去,老奴也只好用这头上的钗子把她扎醒了。”

  “你敢!”秦姨娘喝道,姣好的面容染上一层浓重的怒色,这欣嬷嬷是老太君身边的红人,她一个小小的姨娘得罪不起,可她也不能看着欣嬷嬷明目张胆伤害她的女儿!

  欣嬷嬷挑了挑眉,“秦姨娘,跟老奴大小声,也就算了。夫人若是怪罪下来,吃苦头时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娘俩!”

  说罢起身,扭着臃肿的腰肢,大摇大摆的离开了。

  秦姨娘看着躺在床上面白如纸的女儿,不禁悲从中来,好端端的,怎的就被飞石砸中了头呢?

  女儿生性胆小懦弱,根本就不受老爷和夫人宠爱,老太君更是几乎不知道自己有过这个孙女儿,这若是伤了头脑,以后可怎么办呐?

  正要大放悲声,床上的柳妍华忽然手指一动,骤然睁开了双目。

  这是哪儿?阴曹地府?

  不,不对,这怎么如此像是她出嫁前在自家的闺房?说是闺房,其实比之柴房只好了一点点,多了张床罢了。

  身为辅国公柳时的女儿,只因是庶出,胆小卑微,也就没人愿意伺候她,过得甚至还不如府里得脸的大丫环。

  “娘……”柳妍华支撑着坐起来,看到伏在床头悲戚的秦氏,顿时脱口而出。

  “妍华!你醒了!娘还以为……”秦氏惊喜过望地抬起头来,一把将她揽入怀中,“没事就好!没事就好!”

  怎么回事、这是怎么回事?娘亲、娘亲还活着?!

  “四、四小姐,快梳洗梳洗,去拜见大夫人吧。”秦姨娘忽而想到了什么,改口道,以袖口擦了擦脸上的泪痕。

  她知道,自己身为一个妾室是没有资格抚养子女的,养在大夫人膝下的女儿从小便被教唆地和大夫人、嫡姐姐极为亲近,认为她们才是真的对她好,和秦氏这个亲娘倒是保持着一种瑟缩的疏远。

  “娘亲!”柳妍华抬手抱住了瘦削的娘亲,依偎在她怀里汲取着珍贵的温度。这里是阴曹地府的话,她宁愿留在这一刻,再也不要娘亲为了她的婚事投井自尽!

  秦氏身子陡然一僵,从未和女儿如此亲近过的她,面对着女儿投入怀抱竟有些手足无措。

  是熟悉的温度,难道这里不是阴曹地府,她柳妍华又活过来了?回到了从前,回到了娘亲还在的时候?!
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妙手芳华:独宠逍遥医妃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天香芳华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freealter.org/40976.html